欢迎来到 - 名丰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短信 >

独家实录:子弹短信、聊天宝消亡史,罗永浩198天社交梦碎 | 锌式

时间:2019-04-27 06:17 点击:
独家实录:子弹短信、聊天宝消亡史,罗永浩198天社交梦碎 | 锌式-新闻频道-和讯网

  198天,位于望京启明国际大厦的快如科技办公室,Logo换了两次,快如科技也经历了从巅峰到濒死。

  装潢的改变恰似这家公司的发展足迹,起初的Logo是锤子科技,后来装修工人把它抠下,换成了快如科技的主打产品“子弹短信”,几天后,子弹短信被宣布更名为聊天宝,只是这一次,旧标志被撤下后,再也没能换上。

  3月5日傍晚,是这场为时6个多月的赛跑宣告结束的一刻。

  多位聊天宝前员工向锌财经表示,当天下午5点左右,管理者分批次把员工叫到办公室,称公司帐上已经没钱发工资,团队就地解散,仅留20名左右基础运维人员。“准确地说是不够发全员赔偿了。”前员工张敬说。对于快如科技来说,这并不是一场马拉松,而是闪电般的生死时速。

独家实录:子弹短信、聊天宝消亡史,罗永浩198天社交梦碎 | 锌式

 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发布聊天宝,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对于解散传闻,CEO姜一帆独家回应锌财经,“我们就是正常裁员,正常辞退,裁员比例略低于80%,收缩精简很正常,以前做得太臃肿,没必要。”

  关于人员的安置问题,姜一帆说,“我们会给他们推荐工作,不会回流到锤子科技,我们已经和锤子科技没有关系了。”

  聊天宝的裁员进行得迅速,姜一帆表示裁员已在3月5日当天全部结束。

  锤子科技创始人、快如科技投资人罗永浩已经放弃这个短暂风光过的公司,据天眼查显示,罗永浩已于2019年2月5日、28日分别退出了快如科技的两个间接控股公司股东行列。

  短短半年时间,快如科技登上巅峰,率先抵达微信的护城河外。

  2018年8月20日上线之后,子弹短信迅速攀升至App Store免费榜和社交榜首位,上线7天公司便完成A轮1.5亿元融资,日下载量高达44万,截至去年8月30日0点14分总激活用户超400万。

  子弹短信一出生便登上巅峰,离不开罗永浩的宣传,但这个巅峰并没有维持多久。快如科技前员工林泉告诉锌财经,子弹短信刚上线的时候,比较简陋,很多功能还不完善。

  张敬告诉锌财经,子弹短信上线时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产品,每天有很多用户反馈问题,“反馈量非常大, 所有人都没时间干自己的本职工作,都在解决问题。”

  他们都对锌财经表示,子弹短信并没有想要挑战微信。推出后的火爆程度出乎整个团队的预料。

  这个被捧到巅峰的产品,后来以令人始料未及的速度急剧坠落,用户数量快速下跌。

  作为社交领域的掘金者之一,聊天宝出局了,留下的是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。

  出生即巅峰

  从2018年2月开始,子弹短信就已经开始在紧锣密鼓地筹备。

  那时张敬还在锤子科技工作。2018年初,他观察到就有一些员工被调到了位于顺义的一家酒店。在那里,大约有300位锤子员工在进行封闭研发,但大部分都投入到了去年5月份发布的锤子TNT产品中,“子弹短信当时只是其中一个附属品,只有十几人在做。”

  林泉从早前同事那里听闻,子弹短信的研发方向对标微信,根据微信的一些痛点进行设计,功能上注重效率,“锤子的系统有三个功能,大爆炸、一步和闪电胶囊,老罗(罗永浩)想把这些做成SDK(软件开发工具包),接入到微信,让更多人能用,微信不允许,所以他就想自己做一个社交软件。这是我们项目创立的初衷。”

独家实录:子弹短信、聊天宝消亡史,罗永浩198天社交梦碎 | 锌式

  锤子科技2018年5月15日的发布会上,罗永浩带着被给予厚望的TNT亮相,同时也公布了子弹短信的模式,此时的它更多的是一个企业内部的沟通工具。

  起初,子弹短信并没有受到重视,办公室的变迁印证了它的发展轨迹。

  8月初,团队从望京启明国际大厦搬到中辰大厦,这个时候几乎是被赶出去的。“有另一个锤子孵化的公司要过来,没有地方了,正好我们也想要出去,就让我们赶紧去中辰大厦。”张敬说。

  但是子弹短信正式上线之后,表现很好,8月末便又搬了回来。这两个办公室始终离锤子科技北京总部中国数码港大厦不超过200米。

  张敬是最早一批加入到快如科技的锤子员工,刚来到启明国际大厦的时候,办公室刚装修好,空气中还散发着油漆味,团队只有十多人,大部分都是管理层,发布会之前团队已经到了三十多人,发布会后的九月、十月,几乎每天都在进人,最多的时候,加上从锤子“借来”的部分员工,人数达到了200多人。

  后来搬去的中辰大厦成了很多快如员工都怀念的地方。那是一个独立的办公区,在办公室的墙上,挂着每一位员工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,“像家一样,那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幸福,以为公司也能长久地发展下去”,张敬这样评价他最初在快如的日子。

  在那里,他们经历了子弹短信从发布会到走上巅峰的一段短暂的时光。

  发布会前夕,快如科技的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所有员工都在通宵筹备,即便如此,子弹短信的登场依旧显得十分仓促,有很多功能没有来得及上线。张敬告诉锌财经,因此这个版本是0.8.0版本,而不是1.0版本。

  接下来,就迎来了公司最“乱”的一个星期,夹杂着短暂的激动、兴奋,以及发布后因为巨大的工作量带来的疲惫。

  内部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料想到它的火爆程度,“我们保守估计几十万用户量撑死了,技术上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,太仓促,团队也没有经验。”张敬告诉锌财经。

  数据的火爆吸引了众多投资人,据张敬回忆,那段时间根本“见不过来”,几乎每天都有三四位投资人来公司参观。

  时任CEO张霁和高管们每天都在忙着见投资人,团队一时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,“很多事情都在等谁去做结论,没人敢做主,就导致很多事情耽搁了。”张敬说。

  在那段时间,团队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“补坑”,每天加班到深夜。用户几乎每天都会收到新版本。“一个软件要想真的给用户呈现一个完整的东西,需要从需求阶段到交付,这整个过程每一个环节你必须要走完,少了任何一个环节都会带来风险。那段时间有一些环节基本上是缺失的。”张敬说。

独家实录:子弹短信、聊天宝消亡史,罗永浩198天社交梦碎 | 锌式

  融资来的飞快,高榕资本和成为资本最终成为了子弹短信的A轮投资方,罗永浩也是在这个时候加入了进来,逐渐整体掌控快如科技。

  他曾鞭策员工说:“融了1.5个亿,你们应该发狂发疯一样兴奋,你们现在的表现很不正常,很淡然、很麻木。”

  林泉提到,这笔融资完成后,罗永浩把自己的办公室设在了快如科技,拥有自己的小单间,办公室里面保持了他的一贯风格,有音响、沙发和书架,经常晚上住在公司里。

  罗永浩正式加入的同时,也带来了显著的锤子工作风格:对老板负责,对老罗负责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